首页  »  

情色笑话

  »  萝莉与大叔


嘻嘻,我的文单纯是慢热型的,而且喜欢带感情的爱爱。 

人设:我,名字:喵喵。萝莉一枚!身高160,体重86斤。大叔,名字:seven。32岁有名医生,身高182,萝莉控。 

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医院里,当时我一个人在家吃坏了东西,本来也没什么事,结果我哥接到我的电话后,冲回家,抱起我就往医院跑。护士把我丢在了他面前。门口进来的时候看到门上贴着字条,主治医生。结果看到不过30多岁的样子,听说还是专家门诊。医龙看多了迷上了大叔,似乎大叔都是酷酷带点闷骚。其实叫他大叔似乎有点过了,不过谁让他留着胡子。 

“张开嘴巴给他看看!”我乖乖地张开嘴巴给他看。“啊……” 

接着他说:“躺到办公室后面的床上。”我慢吞吞地磨蹭到床上睁着眼睛看着他。 

他坐在床侧:“我帮你检查下,如果按到疼的地方就说。”我点点头。大叔的手指特别漂亮,一节一节的又细又长,忍不住想咬一口,长在男人身上真的有点让我嫉妒。 

他的手指刚伸手上我的腹部还没有按,就听到我笑了一声,他立即就收回了手,我忙说:“我只是有点怕痒!”一脸无辜得样子。 

皱眉,用有些苦笑不得的表情看着我:“那你指给我看你哪里不舒服,是胃还是别的什么地方。” 

“嗯……这里……”我指着胃偏下的地方,抬头看到他还是眉头紧锁的样子。他示意我可以先坐起来,我用手肘撑起。他背着我似乎在写什么,而我就保持着这个动作看着他。 

“大叔,我需要住院吗?” 

他没有回过头继续在写:“只是吃坏了,没这么严重。”我默默地从躺回去,轻轻地嘀咕道:“可我想住院。” 

咚,有什么东西掉在我头上,是一个漂亮的娃娃,穿得是朋克洋装,黑色蕾丝边的小鞋子,脸上的笑带着邪魅的感觉。“是BJD。”我抱起它,“大叔,是你家的娃吗?” 

大叔回过头,愣了一下,“小羽,她的名字。”我微微笑道:“嗯!”我以前cos过,大叔也喜欢cos吗?我默默地没有出声。 

小小的诊疗室里静了。 

我没有出声,大叔也没有,低头抱着小羽把玩着她的小手。我哥突然冲进来:“你怎么样,没事吧?”说完看见我抱着小羽不理他的样子。转而看向大叔:“医生,喵喵的肚子没事吧?” 

“老哥,你小题大做,只是有点拉肚子!”两手却撑着床沿,装着虚弱状,看样子的却是虚弱得不得了结果还在死撑的样子。 

“拉肚子导致的身体虚弱,别的也没什么。如果没什么事情,今晚就留院观察下,反正好我也值班。如果要自己回去也可以,楼下去领点药吃就好了。 ”推了推眼镜,将圆珠笔重新插回白袍的口袋。 

“我是seven。”他站起来,朝我哥礼貌得伸出手。我笑咪咪地对小羽说:“我是喵喵。” 

哥向来疼我,看我这样,立马就转身去办住院手续,等我悠哉哉地一个人躺在VIP病房的时候,笑得像只偷腥的猫。 

护士,爸妈,一个接一个的人进来又出去,已经过了晚饭时间,在床上滚来滚去地第N次捶打床沿。又过了不知打多久,终于忍不住得掀开被子,光着脚丫子就打开门冲出去。这时,大叔正好推开房门,咚,我撞了个满怀,大叔一手揽住我的肩膀,一手护住我的脑袋:“你要去哪里,鞋子怎么不穿。” 

我在他怀里抬着头无辜得看着他,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委屈。“我只是想出去看看,一个人无聊。”眼泪汪汪地抽着鼻子。 

“这会知道无聊了?之前那么想住院的人难道不是你吗?”他也没用推开我,只是捡起刚刚被我撞倒的一些文件还有吃的。“我的小羽呢?”我指指床边。在他怀里乖巧地蹭蹭。 

“大叔,你也玩养这个?”我露出小心的小虎牙笑得贼贼的。大叔将东西放到一边,将我打横抱起放回床上,“病患就要有病患的样子!我只是好这口。” 

我看着大叔坐在我身边,看着我的表情,笑嘻嘻。这时定点定时的护士姐姐进来了,丰满而且高挑,我很是嫉妒地望着她……“SEVEN医生。”大叔点个头示意没关系,你继续。护士姐姐让我含着体温计,结果也坐在我的床边,直到大叔提醒时间到了,她才离开。我的温度计都含得最酸了。 

“大叔。她是想上你吧?我只有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。”我故作老道地告诉他。 

“我知道。”他随手拿过水果帮我切块,一口一口地喂我。 

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:“我知道你知道。”笑得像猫一样。 

“嗯哼?”他不可置否地发了个鼻音。我故意靠过去,倾身舔住他的耳垂。 

“你不好奇?”甜甜地卖萌看着他?他颤抖了一下,顺势低头吻住了我的嘴唇啃咬:“因为我也是用那种眼神看你。” 

他带着医院特有的味道舌尖侵略着我口腔内没一寸每一次。一颗颗牙齿被他的舌尖扫过,舌头被温润地包裹住。我伸手从后面抱住他的背,很宽广,而且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接收着他略微带点侵略感的攻击,我配合着张开嘴咬他。 

直到我们分开,长长的一根银丝连接着,莫名的色情。我喘着粗气道,“大叔,你是勾引未成年犯法哦。”我扑上去,用力咬了他的手一口,显得很像是在报复。 

“我知道你成年了,你这样更像是在嫉妒。”大叔敲了我脑袋一下。 

我顺势倒在他面前,摸着额头,露出尖尖的虎牙:“大叔,你是在制服诱惑吗?我一般指cos女仆不cos护士哦?” 

他叹了口气低声骂道:“小家伙!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家伙!”我拉住他的白色袍子,故意道:“不去照顾别的病人?” 

“你也是我的病人,需要好好治疗的病人,难道不是吗?” 

点点头扮乖,结果被一把抱进怀里啃住,大叔的手指在我身上游走,从上至下直击我腹部敏感的位置。“唔……”他嘴唇沿着我的脖子一直往下沙哑着说:“对不起,今晚你可能不能睡了。”听他的语气,其实没有一点道歉的诚意,满满的色情。我撑着他,慢慢配合他脱去我的上衣,“嗯啊……”乳头被他含在嘴里不停的拨弄着。 

扑倒坐在他身上,屁股能感觉到他的下体微微抬头,笑了一下,手就慢慢伸下,拉开他的拉链,手握着他的大肉棒。感觉到它在我的手心温热,上下套弄起来。大叔的牙齿则有频率地啃咬我的乳头,上下带着我用手掌揉搓着他的肉棒,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,慢慢地,肉棒的大小变得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坚挺,乳头也被玩弄得红肿不堪,终于他抬头看我,我低头看着他的下体,呼吸急促,满脸通红。因为他的肉棒就顶在我的腹部,带着诱惑的眼神盯着我,而顶端溢出一点点白稠的精液让我像触电一样,透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情色。 

大叔大手伸到我的臀部下方抬起我的臀部,顺势就脱去我的内裤,手指挑弄着我的下体,掰开我下体浓密的阴毛,露出粉红色的穴口,手指在我穴口打圈。慢慢地,有水从我的小穴里流出,借着这点水,我可以感觉到他开始进入。我昂着头,感觉他的手指慢慢从推入我的体内。“别担心,我会很温柔……”他的声音似乎从很远可还说了些什么,我却已经听不进去。理性被欲火烧尽。 

我却转身,把大叔向后压去,他被我推着,倒在我床上,后背靠着床沿,很是吃痛。我坐在他身上,手胡乱地摸索他的阴茎,另一只手则抓住他的手往我的阴道理塞。没有经过充分润滑的一根手指插入显得不怎么轻松,终于两根手指全部插进了我的体内,一种满足感冲上心头。 

我们之间的身高差距迫使我只能坐在他身上“……痛吗?”他那如同呻吟般的鼻音,真是性感得要命,脑袋唯一有的也就是嗡嗡作响,希望被他一次次贯穿。穴口的饥渴感混合着瘙痒,很难受。他咬住我的耳垂,手指在我穴里打圈抠挖肉壁,我努力撑开着腿配合他,舌头和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他几乎要吸光我所以的氧气,我不甘示弱伸出右手摸索他的阴茎,他也故意在我穴里敏感的一点用力一抠弄,我立即无力地瘫软下了,上下套弄的手了也停了下了。 

死抓住他的手臂,头靠在他的肩膀间。身体很敏感,他却加快手上的动作,抽出……旋转……抠挖。“恩恩……啊……嗯额……”隐约听到自己用鼻音哼出的细微吸气声,他像受到什么刺激肩膀一抖,托着臀部的手指插得更深。啊……啊……我咬着嘴唇,对着他的嘴唇就是又咬又舔,没有一点章法地吸吮他滑腻的舌头,噗吱地呻吟。口腔内用嘴色情的舔弄模拟性交的动作。离开他的嘴唇后,我得意地“喵……”叫了一声,可爱地舔了他一下,结果他突然睁大眼睛,直勾勾看着我发光,像是要把我整个吞下去。 

手指突然增加到3根旋转着,我被他手指的挑逗引得身体向上弓起成弯弓状,轻微的不适令我皱眉,深深吸气,小穴努力放松,大叔插入我体内的手指灵活地进出,摩擦着早已湿透的小穴。快感充斥着全身,耳边还能听到液体滋滋作响。 “大叔……我要……我要你的……啊……你进来啊……嗯啊……”再也无法忍耐了,我低声在他耳边呻吟。 

“好”他将我的腿掰得更开,扶着他的阴茎准备插入却又没有进入只是在穴口,“该说什么呢喵喵。” 

小脸一红,低低地说:“要大叔的肉棒插进来。” 

大叔似乎没有听见:“进去?”大叔抱着我,就是邪恶地笑。我知道大叔就是这样的爱好,真是讨厌死了。 

“我自己来!”我用力压住他,手盖在他扶着阴茎的那只手上,将硬邦邦而的龟头对准小穴,另一手撑着床重重喘息着,慢慢找着位置慢慢往下坐,像是坐板凳一样。 

龟头摩擦着入口,我小心地将阴茎扶正,被我的小穴弄湿的柱身滑不溜手,很难插入。我起来又坐下,再起来,重复了好几遍,我们都疲惫不堪,之间只能隐约听到彼此粗重的喘息,他微凉的手摸着我的脸颊。我冲着他一笑,露出虎牙,得意。结果这时,他突然撤走了扶着我的手,勉强撑着的身子失去了他的撑托,被他的一撤,身体往下,失去重力的身体带着肉棒全根没入。 

“啊!……啊……”毫无预警地被全根贯穿,身子不停浑身颤抖,头埋进了他的肩膀,就算是被三根手指抽插过开掘的小穴也一下承受不住,额上的冷汗冒出来,布满了额头。绷起身体昂着头,张嘴没有频率地大口呼吸,努力适应。大叔上挑的眼尾,勾引人似的表情。像是在说:“你不是可以自己来嘛?” 

“嗯啊……大叔,我还要!……嗯……”我故意用下体夹紧,发出浪叫。“大叔……啊……好棒!……”穴口咬住他的阴茎,“该死!!”他低骂,却被我的呻吟失了神,随后我的嘴唇立刻又被堵住了。他上下抱着我,穴里的肉棒摩擦着我的肉壁,“唔嗯……”呼吸粗重,从喉咙深处中发出拼命压抑的声音,跟着大叔的动作上下起伏。我们一起不停地重复着,随后,大叔翻身让我趴在床上,肉棒没有拔出来,我乖乖地撅着屁股。 

“嗯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叔……好棒……”肉棒不断进出我的小穴,后背的体位让他更方便进去,我也被插得更深,“啊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大叔……用力……”阴茎被小穴紧紧地包裹着,摩擦中快感被一波波地提起。 

他骂着我小妖精,两个蛋蛋拍打我的屁股,他捏着我的屁股,我则自己揉搓我的胸部,一前一后地被他操弄着。“嗯…… 啊……”操弄了几百下,终于他忍不住哼了一声,嗯……我小穴收缩也紧紧箍住他那粗大又肿胀的阴茎,他再也忍不住,“啊……”发出低低的吼叫。同时,在剧烈的痉挛中射了出来,全部射入了我的体内。我也夹紧他剧烈地颤抖,下体泻出白色的液体。 

事后,我浑身无力,倒在他身边,肉棒从穴里滑出,精液慢慢地流出,我就躺在那里结果看着大叔的肉棒再一次挺立,心理苦笑:这到底算是我在勾引他还是他在欺负我呢? 

我俯身,撅着屁股,看着他穿着白袍的样子,我比他小了很多,我趴在他身上,用力地咬了他一口。 

然后手掌握着他的蛋蛋,舔弄他的龟头,舌尖探入马眼,刺激般用舌尖顶弄,我含着我们两个人的味道,他的肉棒闪闪发亮,肉棒很粗也不是很黑,我很喜欢他的颜色,所以才决定替他口交,因为自己有点洁癖。我一半一半的舔弄,偶尔牙齿会磕到他的龟头,“唔……够了……”他撑着身子闷哼。 

我偷偷地背着他笑嘻嘻地,手慢慢地伸到他的菊穴,嘴却一口含住他的阴茎,让他无暇兼顾,口腔的唾液让我很容易上下吸允,他的手指插在我的头发内,推着我的脑袋,享受着我的刺激。我的手指按在他菊花周围,他知道了,但是没有推开我。 

嘴巴旋转着套弄他的阴茎,“好爽……”但是还是伸手捏了我的屁股,似乎是在警告我,我也不管,就是慢慢地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。 

最后用力一吸,一只手用指甲刮过他的蛋蛋,在他菊穴的手指顺势插入他的菊穴,一下,结果他就泄了,精液瞬间呛到了气管,我被呛到了,拼命地咳嗽。眼泪汪汪地抬头看着他,看着他泄了的阴茎转而笑了,得意忘形得样子被他一把抓住按倒,“啪……啪啪……”打了屁股……呜…… 

“大叔……我知道错了……” 

今天就写到这里,看官要是喜欢的话呢,就帮我多顶顶多留言。如果喜欢我的文章的人多的话,我就写出以后的故事。这个故事有一半是真的,一半是假的,至于什么是假的就看大家怎么看了。呵…… 

       【完】